Flower and Gold

我走下楼梯,视线停留在梯子与墙面间的缝隙。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颜色颇具治愈性,提醒我这已是下午。

窗户常常露水弥漫,一直流到地板上。今天很独特,它很干净,透明,没有水气;或者我从来没在这个时间仔细地看这几扇窗。

Andrew Jasinski 的《Sea》在耳边,我刚刚想起来了 2012 年的事情,那时候是高二。

偶尔我会看一个完全陌生的博客,这个陌生人会显得如此亲切。我仔细读念着他们的碎语,心思随着他们,体会字间、每个句读后的回音,恐怕胜过肌肤之亲。然后我关闭页面,悄悄地掩上门。很快我会忘了他们写的细节,过一段时间后,我心里留下了他们最后一篇博文的年份,有的人会一直消失,再也不会回来。

可能哪天我留下的也是一个年份,证明这里已经失修,被住客遗忘。也许有人也会像我一样猜测是不是曾经的过客已经拥有了幸福的日子,活得太充实,把这里的钥匙丢了。

2012 年,傻傻地幸福着,几年后我也会评价现在的我。毕竟时光总会想办法让人知道,时光才是重要的,无法挽回的。

是那时,创造了现在。喜好、习惯和梦想,尽是过去的影子,我自己选择了自己的生活。这种选择的力量理所当然,又很奇妙,甚至让人泪目。因为兜兜转转之后,总会发现自己回到了儿时做梦的起点。

虽然我一直学不会知足,但我还是需要说一声谢谢,不对任何,或对所有,谢谢。

时间的流沙里,金子的宿命是消磨,花的宿命是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