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爱非爱

新春之前,杂文一篇。

陈升的《牡丹亭外》有这么一句歌词:

写歌的人断了魂,听歌的人最无情

几年前,这首歌我听了一遍又一遍。后来这句歌词在各处的评论区里都烂大街了,索然无味。

说实话,诗词歌赋,让听的人、读的人想起自己,而无关作者经历,才是好文好曲。相比之下,高中时诗歌鉴赏里写“分析诗人因为什么境遇什么心情写下的妙句而恰如其分”,真的才是无病呻吟。好的诗人大概很清楚,写的是自己,读的却是别人,如果有人喜欢,也只能说两人各有故事,各有感触,是茫茫世界里的异路之人,不必相见,不必相知,甚至不必知道对方还是否存在,万般话语、千种情绪都在一句诗、一首词里,人只不过是在词句之间找自己的哈姆雷特。经历不同的事,看到不同的自己,如此简单又如此复杂。

你经历了你的事情,我也经历了我的事情。

有时候我对自己的眼光太冷,忽然之间就会觉得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毕竟那所谓的意义似乎目前没哪个人类真的找到了。小时候我通过宗教、哲学、心理学去寻找压在我胸口的,生命的意义,痴迷于此,在书籍里开拓见识,后来现实生活中见得多了,我慢慢放下了一些东西和幻想,我看到心理名医也有疯的,我看到理念的开创者也会自杀,我看到大师们在弥留之际都会有什么表现,我渐渐知道,每个人都在不停寻找,不停挣扎,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大家都是凡人,人生都是苦与乐组成的。这些话,说得有点太远了,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我现在只想写写一些俗事小事。


爱情

前些日子,我偶然看到一个女生的博客,年终总结里写道,终于不用在今年的总结里写等待着那个他了。两个人就是通过博客认识,然后接触的,十分投缘,年前已经结婚了。看到他们的照片,我真的很羡慕,虽然人们无法完全懂得对方,但我羡慕她找到了和自己气息相近,兴趣相投,有同样喜好同样温柔的人。

一直以来,我都期盼完美的爱情,希望找到一个懂我一点,我也懂对方一点的人,互相欣赏爱慕,互相关爱,抱团取暖。但我又不敢再相信爱情。自始至终,我都搞不懂什么是爱情,而那些曾经在我面前,对我说他们懂得的人,我不敢苟同。

至少我们是不敢否认爱情的意义了,否认之后,我们就承认了每个人都是孤零零的堡垒,生命似乎更没有什么期盼和意义了;否认之后,我们要去面对的不光是孤独,还有寂寞了。

应该是求生的本能,让我选择,继续对爱情抱有希望。

爱好

几个月前,我才彻彻底底地领悟到,兴趣爱好才是真正驱动人的力量。我之前走了许多弯路,有了很多错误的想法。

其实,对于热爱的东西,不会感到疲惫和乏味,投入是一种享受,而不是一种痛苦。在实践的过程中,我慢慢地发现了这一点。

目前我及时地调整了自己的方向,走着自己喜欢的路。希望日后工作也会是我所热爱的,如愿以偿。

爱欲

且不论是否有包含或交集的关系,情不等于欲,欲也不等于情。但我内心里总觉得,而且大部分人都觉得,把这两者剥离开会不会就是一种不负责任呢?

或许是,或许不是,我不清楚,我也不想仔细讨论。但我有时候甚至会想,由基本欲望发展出的情感,像人类共有的病态的挣扎。对自己诚实的人,恐怕多少都会发现这一点。

还是要认同,情和欲至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找人聊天、出门娱乐、看一段视频、听一曲音乐,这些让我们感觉不错的事情,都是深深的欲求的寂寞,爱欲的寂寞,最后变成了情感的寂寞。

爱欲,我对治你,还是放纵你呢?放纵或对治,都各有何意义呢?

心里总有些不忍放弃。


《牡丹亭外》

黄梁一梦二十年,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假正经啊,听歌的人最无情

《菩提道次第略论》

或思凡生死事,随爱非爱,皆是无常,有坏灭法,彼等不久决定与我分离,我复何为贪著彼等。


愿分离,是更大的团聚吧。

新春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