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很少会想起记录自己的生活。但最近的思绪太多了,的确需要停歇一会儿,又觉得与其和人倾诉,不如写给自己。

这两天感冒得厉害,所以也来试图净化意念、消极情绪和业迹。可是,原来是没有故事无话可说,现在是太多故事不能再说。这几年里,变了太多,曾经的自己也是不敢想象的。走出家门后,越发体会到没有人能了解一个人生活全貌的,我们碎片化地展现给不同的人,他们,再碎片化地理解。

有时候我也会怨恨自己。毕竟我做了许多错事,伤害过几个人。

虽然变化很多,可是,

我犹然记得,大一时,在考研自习室东面的树林里,独坐,看一地的落叶,盲目瑟索的昆虫,还有温和的阳光,几乎出神,那时我想,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忘记此刻此地此景了。

还记得,路过文心湖,看到湖水中唯一的那朵小小的白莲,在绿色浑浊的湖面上近乎耀眼,我拍了一张照片,每次看到都感叹世事的变迁,当时和我一起欣赏此景的人也已远去。

我很难忘记,那日秋雨一场,从6号楼出来,早上实在没有几个人,只看到大把的落叶和雨水相贴,铺满在地上,我小心翼翼地走,不想成为挡住这画境的无关人。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冬日里,晚上的课上完,冻得瑟瑟发抖,回去的路上遇到买地瓜的老大爷,热乎乎的地瓜在手心里,想到即将吃到嘴里的甜蜜,整个人都温暖起来。

我还记得,某天在某地,望向窗外,大树繁茂的枝叶尽在眼前,伸手可及,绿意盎然。

我还记得,那日和友人在海边放风筝,满脚的沙粒,傻叫,和傻笑。

这些记忆或许会和人有所重复和雷同,但对于我来说是一去不复返、独一无二的。

虽然我跟人说起,我未来不想把一个新的生命带到世上,让他面临这个痛苦的世界。但记忆里的某些时候,我确确实实会感觉到生命的活力,感觉到青春、快乐,让我觉得,生活本该是如此,可快乐的感觉总会稍纵即逝,如露如电。

生活里的快乐是需要用智慧经营维持的。不得不承认,无论用礼义廉耻包裹的多么完美,凡人的欲望,都是醒目而露骨的,在这一基础上发展的世界,是需要用智慧应对的。

我期望自己能少点自欺欺人,能别太在乎其他人的看法,能珍惜和享受生活中的快乐时光。

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我们活在自我主角的幻象里,可能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开心,看穿世间的苦哀,爱我们爱的人,做我们喜欢做的事,可能无法挽救这个世界,可能当不成小时候幻想的超级英雄,但有处安放我们的心。

但愿有一天,每一个人都在二元的梦里醒来。

将心来,与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