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出声。

我等了好久。

我发现你们的人生过于理想化了。不对,不对。我发现我的人生过于理想化了。

这一天我等了好久。

我让自己迷茫地度过了20年,用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就为了从未如此清醒过。

我说这个,我知道。

我认为我知道。

我认为我才知道。

我认为我才知道这件我一生终于可以确定的事情。

我认为我才知道这件我一生终于可以确定的事情的入口。

在我览历几瞥人生轨迹的时候,我认为我才知道这件我一生终于可以确定的事情的入口。

自从我开始觉察到自己反复的心,自从我明白浑噩与无明怎么参与进我生活的年龄,我就开始一种寻觅和等待。所以,我一直旁观身边的轨迹。我旁观众人的欢哀悲乐。我也有自己的苦乐生活,可是,却如此不真实,我认为是我的生活了,其实不是。我一直寻找我存在的意义,和我如何存在的方法,我找精神上的高贵,我也去找肉体的欢愉,我发现,不对不对,那都不是常乐我在的意义,那些依靠,稍纵即逝。在我在乎它们的时候,它们给我带来困扰,它们引诱我去比较,去衡量,去挣扎,去在乎一些我生命之外的冗余,去强烈索求一些东西,它们让我去一心一意地求生,本能地求生。它们给我带来短暂的快乐,和长久的痛苦,众人和我,都已经和它们打交道很久了。这段话的重点,自然不是众人,而是我——我说,我知道了。在我览历几瞥人生轨迹的时候,我认为我才知道这件我一生终于可以确定的事情的入口。

我今天终于敢承认,它们是谁。我今天终于敢承认,那所谓正确的做法。

从未如此清醒过。

我终于敢放下了。我终于敢拿起来了。

我必须继续积攒,继续锤炼我对它的认知。

我怕吗?可能很怕。是的,某种意义上的我,很害怕。

但又如何呢?

好想哭,好想笑。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吧?

可是我才知道啊。

好一场梦,好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Feeling my way through the darkness

Guided by a beating heart

I can’t tell where the journey will end

But I know where it starts

They tell me I’m too young to understand

They say I’m caught up in a dream

Well life will pass me by if I don’t open up my eyes

Well that’s fine by me

So wake me up when it’s all over

When I’m wiser and I’m older

All thistime I was finding myself

And I didn’t know I was lost

I tried carrying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But I only have two hands

I hope I get the chance to travel the world

And I don’t have any plans

I wish that I could stay forever this young

Not afraid to close my eyes

Life’s a game made for everyone

And love is a prize

So wake me up when it’s all over

When I’m wiser and I’m older

All this time I was finding myself

And I didn’t know I was lost

I didn’t know I was l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