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回首处

农历上,春节是新一年的开始,新年总要展望点什么。我不清楚还有什么样的路要走,但我心里明白,人生只是一场逆旅,再多的辛酸苦辣也是寻常事。

新年里,说人生逆旅好像有不吉利的味道。其实,说破无毒,人生八苦,暂时觉得很幸福的只不过是无法认清本质。而单说世之悲观,又有逃避之嫌,因为大道必然合于俗理,智慧也应当在尘世游刃有余。对于这种积极消极都会糅合在一起的复杂情绪,有些思绪很是想写出来,但有天看到一段话,觉得已是精髓:

“面对你我身上都具有的愚蠢、贪欲、粗暴乃至卑劣,既能敏锐而毫不留情地指出,又能宽容地谅解这些对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总是漫不经心的人们,容忍他们身上的种种缺陷,痛惜他们遭受的种种不幸,即使在最残酷黯淡的时刻也决不放弃改善我们自身和周围生活的希望和勇气,并耐心等待人们身上表现出的善意温暖的光芒,这些才是这个灰暗世界中真正的乌托邦。” (尤瑟纳尔)

说起来文字,我倒又想起自己喜欢过的那些作家和文章。有时感叹古人凿壁偷光读得有滋有味倒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那些思想的碰撞和共鸣真的会让人上瘾,就像听了首走心的歌,脑子里无限循环。寒假回家,准备做心理学的笔记,翻到了高中时的摘抄本。很厚,还有一半没有用完。里面写的大多是当时喜欢的文章,读了一遍又一遍的、闲得发闷的下午里反复琢磨的。现在想,倏忽一瞬,四五年过去了。心里虽没有不尽的唏嘘,但还是有许多关于过去的念想。看那些写得比现在还要难看的字,往事历历在目。我也会保留一些东西,但我总想保留一点更加纯粹,更加私房的东西,那些出于真实的自我,只有我知道或者别人永远不会想起来的东西,这些事情谈不上秘密,却证明了人之所以各自永为孤岛,就是有它们的存在吧。想必来时我再翻看现在的东西,又念起如今的种种。

去年这一年里,我的确感受到了现实在某些情况上带来的困顿感,说一回事,做一回事,我一直尝试处理那些心灵如何指导行动的事情,但我还是经常被现实牵着鼻子走。心里总是有一种恒久的诉求,希望自己能与一个理智的世界保留一丝联系。在能清楚地触摸到冷漠和无情的时候,我多么希望能看到无条件的接纳与庇护啊,当然我也希望自己能在别人危难的时候同样施予这些东西——听他们说,没有利齿的善良是怯懦。所以我只想着,自己要过好,还要待别人好。这就是我不大不小,却常须打磨的追求吧。

祝大家,新年快乐!